纪大海:核心价值观“五观”释义 兼谈“五观教育”


134833839

 

作者:纪大海,研究员,四川省人才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教育学会学术委员。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从正面对12个概念的内涵予以详解,但更需要从更深层次的关系层面予以解读,因为核心价值观的内在关系真切地体现着人们现实生活的矛盾和纠葛,解读这些关系,更能切合他们的当下关心,唤醒他们的认识热情。基于现实生活中的突出问题,关系层面的核心价值观集中体现在五个方面,即义利观、荣辱观、忠孝观、情法观和人我观。

一、义利观--以义取利,义利统一。

“义”与“利”之辩一直存续于中国历史长河之中,从早期儒道之说到今人义利评说无不纠缠于此。虽然早期儒家在谈抽象人格时已有一定辩证的义利观,诸如有“生财有大道”,“富与贵,人之所欲也”等等之说,但一谈到具体人格时却总是扬义贬利,其有代表性的表述是:“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士儒阶层特别推崇“不受嗟来之食”、“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道家彻头彻尾主张绝仁去义、贬义去利。后期儒者摆正了“义”与“利”的关系,把“道”作为衡量谋利的标准,鲜明地提出至今仍广为流传的观念:“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历史上生生不息的义利之辩在当今社会中依然延续地复制着,而且有增无减。一方面,人们群情激奋地批判极端功利主义、拜金主义,特别是对那些不劳而获、无道谋利的贪腐者深恶痛绝;另一方面,相当数量的劳动者却是多劳少得甚至劳而不得,他们的起码诉求往往被指责为拜金主义,或被批判为道德问题、思想问题。对此,科学的解读只有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的按劳分配原则是对“义利”关系的最好诠释。这就是说“劳动”是马克思主义义利观的唯一评价尺度,“劳动”就是“道”,劳而所获就是“取之有道”,不劳而获就是“取之无道”。据我们对教育系统的调查,教师队伍出现的“集体性失热,集体性失情,集体性失劲”现象与不能正确处理义利关系有着绝大的关系。相当多的教师经常超负荷加班,但每每是多劳少得甚至多劳不得,这种生存状态长此以往让他们很受伤害。据对其他系统的初浅了解,存在相同的现象和问题。新形式的“剥削”在冠冕堂皇的道德声讨中大行其道。这值得警觉和反思。

习近平同志多次谈到树立正确义利观,这是我们认识义利关系的权威依据。我们以为,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中,应当突出以义取利,谋财有道,多劳多得,不劳不得的正确义利观教育。青少年义利观教育势在必行。“财商教育”、“劳动教育”势在必行。这类教育旨在让他们懂得并体悟到金钱与劳动的关系、谋利的基本道德准则、“挣钱”与“惜钱”的同等意义、“零花钱”和“压岁钱”劳动价值,等。青少年财富观的扭曲已然成为被遗忘的教育板块,而这事实上铸成了青少年成长的另一种重大隐患。

二、荣辱观--崇荣守辱,知耻而为。

中国历朝历代无不重视荣辱观教育。儒家既褒荣也扬耻,主张“人不可以无耻”,强调人的尚贤之心和羞耻之心,认为荣辱之心是人的本性。道家则主张知荣守辱,重辱而轻荣。不管怎样,儒道诸家都认可荣辱观是一种客观存在的普适性价值取向,“君子”与“小人”相同;也认可荣与辱的对立统一,相辅相成,耻为荣之根,知耻而后荣。儒家把“仁”设定为荣辱的基本评价标准,“仁则荣,不仁则辱”,人若无荣无耻,则不复为人。道家则把“辱”视为“荣”的标准和底线。

就现实而言,人们荣辱观的淡漠和销蚀极为显明,胡锦涛同志提出的“八荣八耻”所涉及的八个方面几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和消解。无羞耻之心的人,无荣誉感的人,近些年来大幅飙升。善恶不分,是非颠倒,美丑混淆,不以耻为羞,不以誉为荣,在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更有甚者,荣誉被妖魔化、丑恶化,常常受到无端攻击和嘲弄;耻辱反倒每每受到褒扬和讴歌。须知,没有正确的荣辱观,人们断难具有正确的理想、信念、人生观、发展动力和独立批判能力。时下,不少“新生代”都在讲一个假设:如果被俘受刑,是否投降?回答是:“我肯定投降,不会硬挺经受酷刑折磨”。这个事例令人深思。这里产生这样一个追问:现代人还要不要做人的标准和底线?肯定地讲,人永远都是有标准的,人的标准就是人格,所谓人格,即是做人的起码资格。现代人的异化其实就是人格的异化,就是人的标准的沦丧和被剥夺。没有人格尊严,何谈人?

青少年正确荣辱观普遍淡漠和缺失已是事实,如何实施荣辱观教育刻不容缓。健康荣辱观的养成直接关乎人格教育。人格教育无疑包含道德人格、荣誉感、羞耻心、批判能力等方面的培养,其中,气节和正义感的培养尤为紧要,这是因为当下社会气节和正气丢失严重。人格教育应成为素质教育不可或缺的内容。

三、忠孝观--忠孝两全,忠为大孝。

“忠”与“孝”是两个深植民族灵魂的概念和意识,历史的任何风雨都无法洗刷掉这两个意识烙印。所谓忠,在儒家看来,即是忠正诚厚、忠国忠事,爱国是其核心意蕴;所谓孝,即“善事父母”,孝亲敬老是其核心意蕴,古贤认为孝是“德之本”,且有“百善孝为先”之说,足见其在国人观念中的崇高地位。常言讲忠孝不能两全,从学理和事实看,“忠”与“孝”恰好就有内在的两全关系:爱国者孝子居多,孝子多为爱国者。儒家认为:“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如果把这句话中的“事君”放大理解为“忠国”,那么,人从孝亲开始,必然上升为忠国,最后成就个人的辉煌人生。这揭示了忠与孝的内在关系,是一种规律性总结。孝亲爱国是国人家国情怀的典型标示。所谓忠孝不能两全,主要指特殊时期爱国与孝亲不能两相兼顾时,必须作出的为国舍亲的选择。为国舍亲,虽失亲情小孝,却行民族大孝。这是国人都应有的大义。

在我们的调查和研究中发现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原因值得引起重视:凡是孝亲意识丢失严重的地区和家庭,青少年的国家民族意识普遍低下,且社会和家庭问题突出。这已成为一种带规律性的倾向。问题还在于当下青少年孝心与亲情缺失情状仍未有止跌回稳的迹象,随之也带来新生一代对国家民族认同意识的淡漠。有鉴于此,我们以为,“忠育”与“孝育”可以有机并联开展。“忠育”包括忠国、忠事、忠学;“孝育”包括孝亲、孝人、孝国、立身,二者在内涵上可以对接。忠孝教育也可以围绕“孝育”演绎开来。总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应当彰显忠孝意识和品行。

四、情法观--法不容情,法亦有情。

“法”与“情”最能体现国人的价值观悖论,历朝历代无不如此。人们似乎都以为中国历史就是有权无法、有情无法的历史,是以权代法、以情代法的历史。其实,在权与情充斥的社会中,法治理性从未消亡,法制探索从未中绝,法理话语既有地位也有市场。诸如“缘法而治”、“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法不阿贵”等等法治话语可谓流传千古。“法”与“情”在古往今来的生活中的确存在两难取舍的悖论境况:要么因情废法,要么因法绝情。于是,“法不容情”成为情法关系的经典表述。不言而喻,生活在规则和情感中人们,无法摆脱“法”与“情”的纠结和折磨。所谓法不容情,其实是指法拒绝私情,拒绝违反原则和法规之情,而非排斥人性之情、人道之情,故法亦有情。将“法”与“情”不加区隔地对立起来,非此即彼,绝对排斥,这其实是一种历史误解,也是国人千百年来最为纠结之处。

党和国家一方面强调从严执法,另一方面又强调人性执法,这就是处理情与法的辩证法,是对认识误区的拨正。“法”是冷的,“情”是热的,“冷热”不均是无法构建和谐的法治社会的。

客观地讲,情对法的冲击在我国现今社会生活中仍然表现得十分强烈,因而需要强化国民法规意识培育和法治社会建构。据我们调查,社会法规意识普遍较弱,青少年法规意识尤其淡漠,例:58%受访者不知道“偷盗”是违法犯罪行为,63%受访者不知道偷拆他人信件是违法等。青少年法规意识教育应是法治社会建设的重中之重。在国民中尤其在青少年中开展“规则教育”势在必行。青少年规则教育可从身边的过马路、上下楼道、参加聚会、参与公共活动等生活细节做起,这种实践性、批判性和感悟性的教育活动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五、人我观--内圣外王,推己及人。

人我观是国人或许也是全人类最具哲学意蕴的价值观。人我观非广义理解中的人天观(“我与它”),而是严格意义的人际观,即是关于“我与你”、“人与人”的基本看法。这里,仅以儒家人我观和马克思主义人我观予以简略梳理评述。

儒家人我观的基本观点是由内而外、由己及人。对于“己”,儒家有十分严格的修炼要求,这些要求和修炼,后世皆耳熟能详,诸如“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内省”、“君子求诸己”等等。对于“人”,儒家倡导仁爱之心,宽以待人,行忠恕之道,施恻隐之心和辞让之心,诸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等等,简言之,就是“内圣外王”。

马克思主义坚持辩证人我观,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多方面才智,个我成长旨在自由而全面地发展,“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同时又认为,“一个人的发展取决于和他直接或间接进行交往的其他一切人的发展”。一些西方思想流派一直指责马克思主义“见物不见人”,然而仅以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自由发展”和“全面发展”而论,就比那些“自我”、“自我意识”“本我”等人性论高明。

现代社会过度张扬个我意识,强调自我价值,使“我”的发展变得十分畸形,以至于社会成员不同程度地陷入了“各亲其亲,各子其子”的自私自利人际境遇之中,变得难以自拔。上世纪中后期我国曾流行一句脍炙人口的话,这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强调“我”要先为“人人”,然后才是“人人”为“我”。上世纪80年代这句口号开始变味,变成了“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这里开始从“我为”颠倒成“为我”。现今更是演变为完全为自己,甚至连“客观为别人”也认为是多余的。人际意识的沉沦已成为社会发展隐忧。

据上,有必要在全社会特别是在青少年中开展“他人意识教育”。“他人意识教育”要旨在于培养个我对社会、对他人关照的自觉意识,把心中空间留一份给自己,留一份给他人,留一份给社会,遇事替社会和他人着想,养成换位思考习惯。“他人意识教育”重在“同情心”培育,同情心与他人意识呈正相关,前者高后者强,前者低后者弱。心中有他人,社会便安宁。

读后感

四川师范大学 刘世民

近年来,世风日下已是不争事实。对此,有识之士反思良多,竟也颇有束手无策之感。究其原因,社会生态恶化源于人们对道德关系范畴理解的混乱或颠倒。“八荣八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讲规矩”等言说都是为了在观念和实践层面重建道德秩序,校正并恢复良好的社会关系。

为了更好地领会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纪大海教授将其“内在关系”解析为五种关系范畴,即义利观、荣辱观、忠孝观、情法观和人我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际上是一组价值指向,如果没有人们对与这些价值指向密切相关的关系范畴的深刻理解和切实实践,这些价值指向势必被束之高阁。

纪大海教授以独特视角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了极好的诠释,这无疑会增进和助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义建构和实践操作,是人们理解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观念和行为上的良好导引。

石室中学 田间

写得非常深刻!真的。结合现实与过去以及现在领导人的提法,把它具体化,很有生活的哲理,同时我个人认为,让每个人都能浅显易懂地把它看懂,真是一篇非常好的文章,值得推荐的文章。

 

【本文转载自:腾讯大成网教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