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大海:现代教育悖论种种


纪大海
纪大海   在四川省优质教育促进会年会上

嘉宾简介:纪大海 中国教育学会学术委员、四川省优质教育促进会专家顾问、四川省教育学会研究员

说到教育悖论,现在大家都有感受,只要你说“东”,马上就有“西”的东西出来,你说一个全新的观点,马上有一个反驳的观点就出来。这种现象在当下的中国教育中愈演愈烈,教育悖论层出不穷。似乎所有教育理念、教育模式、教育方法都会有它们的悖论之处,而且这些不同意见多数都站得住脚,理由成立。我简略地梳理了一下,当下流行的大致有30多种悖论。所有教育悖论都聚焦在两个核心问题上:第一个是观念或者是文化层面的教育悖论。文化层面的中国教育悖论就是国家理性与市民理性的错位或对抗。所谓国家理性跟市民理性的错位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国家倡导的价值观,提倡的理念,主张的主流意识,拿到市民社会当中来有时候就会遇到麻烦,甚至行不通。我们经常都会发现一种不可理解的现象,就是我们上面有政策,下面马上就有对策,其实不是对策,就是国家理性跟市民理性的错位,这是一种文化性的冲突。第二个是结构层面的缺失。党的十九大对社会基本矛盾的表述同样是现代教育的基本矛盾。人们日益增长的对优质教育的需求,与我们今天优质教育发展既不平衡,也不充分所产生的一种内在的矛盾,这种基本矛盾就是现今各种教育悖论所由产生的根由。我们可以辩证地认识教育悖论现象:它好在可以打开人们的认识,拓宽人们的思维,辩证地看待各式各样的教育理论和教育实践,不至于在教育上发生“一边倒”、“清一色”和“一哄而上”现象。当然,它也会衍生不利之处:可能让人们认识混乱,特别是对于实践工作者可能使他们感到不知所措。

下面略说几种常见教育悖论。

关于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益的悖论

这是纠缠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的东西,很多人说国家处理公平与效率在教育上应该是很成功的,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我倒是认为其间有些问题还是应当正视的。当我们强调公平第一的时候,教育效益肯定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当我们强调教育效益的时候,教育公平一定要受到伤害。这种实践悖论到今天基本无解。报纸媒体都说解决好了,这可能指理论认识上厘清了,其实在实践中从来都没有解决好。当我们在均衡资源的时候,我们的教育发展实际受到影响,特别是在穷困地区这种影响更为突出。有的资源均分,实际上产生了的资源浪费。比如说地方搞的硬件资源均衡化建设,标准化建设,的确不错,但是你们知道有很多农村漂亮的校舍,是闲置在那里的,曾经有一个泰斗级教授对我说,他到一些学校看到,配置的语音实验室非常先进,可是,这语音室五年没有开过封,闲置在那里,从未好好利用过。等想起来要利用时,又面临淘汰了。我们很多学校修得很漂亮,就是找不到读书的学生,因为“都市聚集”现象在一段时间内不可逆转,这种现象在全世界都发生过,这个没有办法。

当我们强调教育效益的时候,紧接着教育中的马太效应就产生了:有的学校就弄得太好、太“高大上”,有的学校却穷困寒酸到了底。所以,好的太好,还要不断地加给它们;而薄弱的本来就很贫弱了,还要不断地剥夺它们,这就是教育中的马太效应。如何解决这种教育悖论,我曾经给成都市有关教育行政部门提过建议:我们在教育资源均衡化配置,或者是在解决教育公平发展方面,可以采取非对称发展方式。什么叫非对称发展方式呢?很简单,与其把人力资源、物力资源、财力资源拿来“撒胡椒面”,不如在几所学校集中力量办大事。每年或每两三年分别在几所学校集中使用力量,这样经过一个周期后所有的学校都实现高端发展。“撒胡椒面”的结果是若干年后所有学校仍然很弱势。所以,区域教育需要非对称发展。

关于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的悖论

刚刚有人讲到了,我要说的第二个悖论话题就是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问题。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可能是最能体现国家理性与市民理性的重大错位。国家提倡素质教育,市民主张什么?倾向意见是不会同意你搞素质教育,不仅市民不同意,我们的教育也会是这样的。所以,教育形成这样一种特殊景观:认识上的素质教育,行动上的应试教育;素质教育的经验,应试教育的成果;学校搞素质教育,家庭社会搞应试教育。我今天重提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其实这是在二十多年前就讨论过。什么叫应试教育,什么叫素质教育,我在20多年前的会上以及在我后来的书中把它们的定义和内涵做了一个简单的澄清。应试教育绝不等于应试,应试不等于应试教育,素质教育不等于素质,素质不等于素质教育。我们要不要应试,要应试,但是你搞成应试教育或应试主义就有问题了。这正如“形式”和“形式主义”的差别,我们要形式而不要形式主义。有人说应试教育是素质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应试教育永远需要,应试方法永远都存在。这里的问题就是把概念和内涵给搞混了。刚刚我讲了形式主义和形式的区别,那是不同的。应试是一种方法,是一种手段,是技术层面的概念,而应试教育则是一种教育价值观、教育理念、教育文化和教育思潮,是观念文化层面的概念。一定要把它们区分开来:素质教育的核心就是在于发展人,应试教育则是目中无人,看到的只是分。所谓应试教育就是以应试为目的,以分数为目的的教育,素质教育是以提高人的素质为目的的教育。

我们提倡素质教育,很多人说不要分数了,在批判分数的时候另一个悖论又产生了:把分数批倒了,那谁又来担当学业的裁判呢?所以有人说分数仍然是我们国家选拔制度当中最公平,最公正,最有说服力的评价手段,也是大家公认的一种方式。现在的考试制度是不能化解应试教育的,当然考试制度在不断地向前变革,这就是现在的新高考改革。我们很难能真正把应试教育从人们的文化行为、文化观念当中剥离出来,这的确是很难的事。我们反对分数统治、“唯分主义”的时候,也不能把分数说得一无是处。老说高分低能,高分的确有低能,但高分的有很多是高能的,低分的有高能的,但低分也有低能的。我曾经讲有一些人才是有成才规律的,很多年前我们有一个调查,但凡书教得好的老师,调他们去负责校办工厂,他们干得都很成功;但凡书教得不怎么样的老师,调去负责校办厂,他们成功率较低。显然,有些能力是可以迁移的,是可以相互应衬的。现在有人高喊应试教育有它存在的合理性,与素质教育并行不悖的。从观念文化层面来讲二者是有重大差别的。从不同的教育观出发,培养出来的人就完全大一样了。

关于全面发展与个性成长的悖论

我们一说到全面发展,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表述:这就是国家的表述是德智体美的全面发展,但到了我们的社会和学校就不是这回事了,全面发展不是德智体美的全面发展,而是各门考试学科的全面发展。即使你的身体弱不禁风,只要你的成绩好,你就是优生,我们是把全面发展完全异化了,或者是彻底误读了。我们在全面发展的时候,过多的考虑了学科的全面发展,这个没有什么,不能埋怨校长和老师们,而是选拔制度就这样要求的,必须要学生的各个学科都好,哪怕你的数学150分、英语150,但你其他学科达不到招考的基本要求就不行,因为选拔方式要的是总分,总分高才能上好大学。在这种要求各个学科都好的选拔体制下,必然出现很大的问题,也就是学生当中的那些奇才、怪才、偏才、鬼才必然因此要被夭折,必然遭遇制度性的排斥。高校的自主招生有利于高校招收特殊才智的学生,但被压缩了。高考招生中的所谓的加分制度本来是一件好的改革举措,也几乎被砍掉了。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退步,一种倒退,这种未必能真正选到优秀的人才。这些专才、奇才、怪才对中国社会的贡献比全才要大。在中国历史上都可以找到,真正为中国社会发展作出贡献的,一般都不是全才而是专才居多。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历史人物包括名人泰斗,他们多是专才。毛泽东是专才,他的数理化就不行;陈景润是专才,他的人文学科分数一般,如此等等。每个专才都有专的地方,我们可以聚焦专家,把这些不是每一门功课都是高分的小孩的优势才能发掘出来,这一定会是对中国社会的一个最伟大的贡献,也是所谓人力资源的最大开发利用。当下的现实环境让这些娃娃考不起大学就自暴自弃,或者是考不上好大学就自暴自弃,如何让他们获得公平而良好发展是教育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历史使命。

关于兴趣与特长的悖论

很多人说,你想要看到一个小孩的特长,那你就看他喜欢什么,孩子喜欢的就是特长所在。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人的兴趣和他的优势才能决不能简单划等号,有时候他的天分所在正好是他不感兴趣的东西。兴趣是学习最好的导师,这个没有错,你要燃起他的兴趣他才学习,但是千万不要与隐藏在孩子深处的优势才能划等号。杨振宁教授很了不起,他留学美国,师从费米教授,他导师后来给他建议由实验物理研究转向理论物理研究,因为他的兴趣在实验物理研究上而非在理论物理研究上,是导师发现了他的真正优势才能所在。再比如说黑格尔,世界著名的思想领袖大师,他的很多著作都是世界名著。黑格尔读高中时,一心一意想报考当时欧洲最体面的大学专业,就是读神学系,他考到了神学院。到了大二,黑格尔的老师对他作了56个字的评语,大意是说:你的数学成绩平平,你的神学成绩一般,但是却在这哲学方面有独到的见解。就是这些话彻底改变了黑格尔,从神学转向哲学和美学,最终成了欧洲和世界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我们老师每年都要给学生写评语,我建议你们不要写那些不痛不痒的评语,诸如说该学生这学期有进步,团结同学,成绩有进步,等等。我认为,评语不评则已,要评就一定认准学生的真正潜质所在,真正变化所在,真正问题所在。

关于美文化教育与草根教育的悖论

我们现在的教育是美文化教育与世俗教育共存。现在关于教育的各种表述搞得全国铺天盖地的,美文化的表述甚嚣尘上,诸如哲理性表述、文学性表述、警语性表述等等,让人目不暇接。人们包括教育者在内似乎乐此不疲,津津乐道地给予热捧、宣传和鼓吹。比如,什么是教育,举证一些表述如是:是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是人格的互动,是心灵的对接,是灵魂塑造工程,是对世俗社会的超越,等等。美文化教育把教育弄得十分高大上,结果教育还是在世俗的社会中实实在在地生存着,它还是一种原原本本的草根存在,没有那么高大上,没有美文化笔下的那回事。我们所说教育美文化倾向的确被神圣化了。国内有一个漫画获得了全国漫画一等奖,这个漫画说的是教师地位很高,坐在靠近太阳的位置上,被捧上了天,说这是太阳底下这光辉的职业。老师坐在高处,往下面看,看到最底层的人们吃香的喝辣的,老师什么也没有,只能看着下面的市井生活流口水。看来我们还是要让教师和教育回归自然,回归到世俗生活,让学校把教师的生活放归到日常之中。当下趋之若鹜的教育美文化倾向该缓行了,到了还原教育世俗品行和草根本真的时候了。

 

【本文转载自:搜狐教育】